2014年10月10日 星期五

平成二十六年二月四日 回天一戰功山寺

坐公車坐到長府城下町,然後慢慢往功山寺走去。這樣走過去要十分鐘以上,不過也沒有其他方法可以到了。

路上經過長州大老闆毛利家的宅邸。你好,沒時間進去,歹勢。
功山寺到了。寺前有碑,上刻「高杉晉作回天義舉之所」。這裡就是長州的英雄高杉晉作發動功山寺起義,奇蹟般的以寡擊眾,挽救了倒幕運動命脈的地方!
尊王攘夷大本營的長州在薩摩與會津發動的八月十八政變被逐出京都,之後又在蛤御門之變戰敗,於是在藩內主張歸順幕府的俗論派抬頭(幹你娘!就現在的民進黨啦!),掌握了藩政,開始大力肅清尊攘派。

在惡劣的局勢下,高杉晉作卻以僅僅八十餘人之力在功山寺舉兵,而且像滾雪球一樣,越打越多人加入,還成功從長州藩海軍局手中奪取了三艘軍艦,最後成功打倒了俗論派政權,還把繞跑的俗論派首領抓回來砍頭。

帥死了,高杉對我來說是與坂本龍馬同級的幕末最高等級帥氣人物。可惜兩人都早死,不然維新後的日本歷史一定會更有趣吧。

「おもしろきこともなき世をおもしろく\把這個無趣的世界變有趣」就是高杉的辭世句啊。
在寺院內就立著高杉晉作的銅像。這一戰確實稱之為回天不為過,如果身為核心的長州都挺不下去了,尊攘勢力可能就此瓦解,也就不會有後來的大政奉還、明治維新了。
這場從八十幾人開始的奇蹟式勝利也昭示了一件事,堅持核心價值,才會有人追隨,才有可能逆轉。

鎌倉末期建造的佛殿被列為國寶,檜皮葺的屋頂在佛教寺院上似乎非常少見,現在大概多半是神社建築才會看到。
在佛殿前面晃來晃去的時候,突然從天而降一陣劈劈啪啪的。馬的,又下雨了阿~心裡想。沒想到掉在地上居然沒有吸進土裡,而是一粒粒白白的掉在土上!用手一接,幹,是硬的,下雪了阿!

生平第一次遇雪就在這裡啦!不過這雪還是滿基歪的,一樣下了幾分鐘又停了。
佛殿後方是墓園,來到這裡祭拜另外一位幕末英雄。後面這位墓碑上刻著戒名「修德院曠仁英忠日慎居士」的就是了,坂本龍馬的好友三吉慎蔵。
三吉慎蔵出身長州藩的支藩長府藩,是寶藏院流槍術名人。坂本龍馬在寺田屋事件遇襲的時候,就是他以短鎗與龍馬並肩作戰,並且趕到薩摩藩邸求援。日後龍馬在為倒幕大業奔走時,也經常將妻子阿龍託付給慎蔵照顧。
功山寺的隔壁是長府博物館。西洋式的主體搭配了和風的黑瓦屋頂,典型的興亞式建築。原來這裡在用作博物館之前的前身是長門尊攘堂,昭和八年(1933)建造。館藏之中以幕末長州出身志士的史料為大宗,也包括了如乃木希典等活躍於明治時代的長州人。

料金400円,裡面不大,大約半個鐘頭可以看完。
最後是博物館旁,紀念無數尊攘志士的萬骨塔。石頭上都刻著名字和出身地。因為時間不早了,沒有仔細一個一個認,有印象的有(最顯眼的)在八月十八政變被逐出京都的七卿、長府報國隊,還有出身薩摩的有馬新七。有馬新七與一干同志在薩摩還在奉行公武合體時依然堅持尊攘路線,潛入京都準備發動起義,但還沒有成功就遭到藩內整肅而死。

好,回去了。

回去搭公車時走了跟來時不同的路線。這城下町一帶雖然冷清沒啥商店,但是街景大致還維持了江戶時代的格局,光是走著就身心愉悅阿。

其實以前自以為聰明腦袋比較功利,對於長州這堆不知變通,作風偏激,貌似只會一股腦硬幹的中二武士不太欣賞,比較認同薩摩那種謹慎評估時勢,見風轉舵的作風比較認同。但是這幾年,大概也跟台灣局勢有關吧,漸漸覺得能夠理解長州人的心境了。

是非的評斷都決定於意識形態,不是手段。


沒有留言:

張貼留言

說話阿!不要偷偷看,這樣很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