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1月11日 星期五

東京行最終日-泉岳寺:赤穗義士鎮魂之寺

其實東橫INN不但房間狹窄,床和棉被也不甚舒服,這幾天我都沒有睡得很爽的感覺。但是今天起來後面對在日本的最後幾個小時,還是想著如果能繼續在這房間裡多待幾天就好了啊。
關於要如何利用上飛機前的這幾個小時,準備了兩個備案:品川神社和泉岳寺。最後選擇了旅館北方的泉岳寺,一方面是因為路線比較直線,另一方面是因為途中還會順便經過兩個小神社。因為對旅館的早餐實在沒有想吃的衝動,所以空著肚子出門惹。走在人行道上,地板和馬路還帶點濕。這幾天東京的天氣晴朗,只有昨晚回旅館後到今日凌晨下了點小雨而已,想到回去又要面對水淋淋的台北,心中不只感到消沉,甚至有點噁心感~
沿途的商店並不多,而且幾乎都還沒開門,一路上還滿單調的。走著走著來到了高輪神社。
話說,品川雖然是東京都的一個行政區名,但是我每日搭車的品川駅其實不在品川區,而是在港區,ㄆㄆ。品川駅周圍的地名叫做高輪。不過這也不算太奇怪,你看捷運台電大樓站也離台電大樓很遠,市府站也離市政府很遠阿。
高輪神社的祭神包括了宇迦御魂神和應神天皇,前者為稻荷神,後者為八幡神。稻荷社和八幡宮是日本數量最多的兩系神社,高輪神社居然一個神社就囊括了這兩大系的祭神。另外還奉祀在天孫降臨時,迎接天孫擔任嚮導的猿田彥。神社裡只有一個老阿公拜完之後就離去了,社務所也還沒開張,在清晨裡看似冷冷清清的,但是從苑內樹上綁得滿滿的紙籤來看,這座小神社平日應該也是很多人來參拜的吧。除了籤以外,也有小崩友掛了許願絵馬祈求升學考試合格。
社殿看起來非常新,明顯是近年修建的。回家以後估狗了以後得知是在1980年重建的,但是創建的歷史居然可以追溯到1492年的室町時代。這正是日本神社最令人驚奇的地方:不論外觀新舊,規模大小,似乎任何一個街角巷弄之間的小神社,都可以找出一段歷史久遠故事。當然,台灣有著四百餘年漢人殖民開墾的歷史,可以追溯出先人久遠步跡的大小廟宇一定也多著,但是那些歷史是否能像日本一樣被紀錄保存,並且可以輕易的用網路尋得呢?

社殿雖然又白又亮的,境內倒是很多長著青苔的石碑與雕像。拜殿前的狛犬有張骷髏臉,形狀又有點像kubrick熊。靠牆的石碑都是「皇太子殿下御降誕記念碑」「復興紀念碑」這類昭和年代的紀念碑。比較特別的是石碑之間的一座小石橋。不知為牆邊草地上會有一座小橋?推測或許在更久以前,這座神社的範圍比現在還大的時候,神社苑內也有條小河或水溝之類的,隨著年代推進,社境縮減,小河被填平,河上的橋也被搬到一邊留念了吧?

拜殿左側又有塊用圍牆圍出的區域,圍牆內一端有一道關上的門,門前也有一對狛犬,不知道裡面是不是也供奉了神明。
這隻狛犬旁邊地上那一條巨根是怎樣....?
圍牆邊有對表情一樣,造型充滿漫畫感的三頭身石像,是七福神中的惠比壽和大黑天。
逛完以後,回到大馬路繼續往北走,到了一個路口要左轉到泉岳寺前,在騎樓下看到一個社號標,刻著「稻荷神社」四個大字。社號標後面的牌子還寫著「參拜請從此階梯上樓」。走上階梯到二樓的天台,果然看見一座鳥居和神社。
雖然就像之前新宿伊勢丹一樣,許多企業的樓頂都會設個祠堂,但也頂多是座小神龕而已,像這樣原尺寸的傳統神社建築整個蓋在天台上卻是第一次見到。這座神社讓我聯想到台灣一些頂樓加蓋的神壇,實在是很有梗,當初在估狗街景上不小心看到時就覺得非來參拜一下不可。
從二樓稻荷神社旁的路口轉進去,上了一段緩坡,就到達泉岳寺了。穿過馬路轉彎處低矮不起眼的中門,便可以看見泉岳寺高大的山門。泉岳寺與日本著名的「忠臣藏」故事有深刻的淵源。在山門旁,佇立著忠臣藏赤穗四十七義士首領大石內藏助良雄的雕像。
忠臣藏的故事發生在德川幕府中期綱吉將軍的時代。當時赤穗藩主淺野長矩奉將軍之命在江戶城內接待天皇敕使,但是卻因為沒有向接待總指導吉良義央行賄,而被吉良誤導以錯誤的禮儀,之後還受到吉良的羞辱。不甘受辱的淺野於是拔刀砍傷了吉良。
淺野的舉動讓將軍綱吉覺得在天皇敕使之前顏面無光,於是在盛怒之下,將軍沒有究清兩人是非便對淺野一家判下重罰,不但令淺野本人當日立刻切腹,甚至赤穗藩的城池領地都被沒收,家臣武士都成為了浪人,而吉良義央卻未受到任何懲戒。
淺野死後,依然效忠他的四十七名浪人以家老大石內藏助為首,秘密籌畫為主復仇的行動,隱忍了兩年之後於深夜突襲吉良宅邸,成功取下仇人首級,但赤穗浪人們也為此全體切腹。這座泉岳寺就是赤穗藩主淺野長矩以及四十七名義士長眠之地,也是復仇當日義士們帶回吉良的首級,血祭主公的地方。

本堂的二重入母屋造外加唐破風的豪華屋頂,再配上堂前寫著「獅子吼」的橫匾,氣勢真是剽悍!而鋪著白色石板、碎石的寬闊庭院之內栽種著許多經過細心修剪的松樹,又營造出一股禪宗式的美感,寺內的氣氛和生長著茂密枝葉的野性大樹的寬永寺十分不同。泉岳寺屬禪宗的曹洞宗,寬永寺屬密宗的天台宗,果然宗派的不同也會影響到美學觀念嗎。
去要朱印的時候有兩個台灣女也在受付窗口邊,聽起來是正要買朱印帳。裡面戴眼鏡的年輕和尚是我此行聽到英文最好的一位日本人,正在用英文跟台灣女對話。盧了半天掏錢又很慢,兩人中比較T的一位看到我在一邊就催說「後面還有人拉、先讓人家~」「喔喔沒關係~」「?!(ㄉㄨㄞ一下)」,ㄉㄨㄞ屁拉我有很像日本人嗎為什麼聽到中文很驚訝?
寫完字蓋完印,問目鏡仔和尚多少錢?和尚說不用錢耶!這麼好喔!感恩喔!收好朱印帳,往寺院南側的墓園走去,看看赤穗義士的陵墓。

路旁先看到了這個。義士們斬了吉良,把首級帶回主公淺野長矩的墓前之時,有先把人頭在這口井裡洗一洗欸~然後陸續經過了義商天野屋利兵衛的墓。義士們的復仇計畫曾一度被幕府察覺,贊助的天野屋利兵衛因此受到刑求拷問,但是他只說了:
「天野屋利兵衛は男でござる!/天野屋利兵衛是個男子漢!」

後面是淺野長矩夫人之墓。最近一個電視版本的忠臣藏裡面演長矩夫人的是檀れい,好口愛歐我好喜歡歐她好適合古裝說~
接著經過的是淺野家墓,再來就是受冤而死的淺野長矩公之墓了。
長矩公之墓的對面是一大片墓園,像梯田一樣分成兩三階,四十七義士被集合在其中一階。很歹勢,因為人太多了,而且我對忠臣藏其實並不熟,所以沒有一一頂禮。但是當天我在場的同時有一個歐吉桑買了一大堆線香,一一參拜並給了四十七義士們一人一綑香。
下面就是義士之首大石內藏助之墓。帶頭的果然比較受歡迎,不但墓碑比別人大顆,還有亭子可以擋雨。他死後的戒名被取為「忠誠院刃空浄剣居士」,果然不愧是武士道的典範,連戒名都取得這麼殺!
和義士們打完招呼就差不多該回旅館了。其實腳根本也還在痛,於是回程搭了電車。哭哭終於到了收攤時間了,我人還沒離開日本就已經在思念日本了呀QQ~唉,早點去羽田空港逛江戶小路和免稅店吧.....旅館check out後在車站的7-11買了御飯糰當早餐,準備說掰掰惹QQ
去劃位時已經沒有靠窗位了我更想哭,看不到富士山了~只好殘念的逛進江戶小路。江戶小路是羽田空港裡的商店街,裝潢設計成江戶時代風格,還不錯逛。在這邊的特產店買了好幾盒京都名菓聖護院生八ツ橋,明明是來東京偏偏買了京都特產,噴吃。還吃了豆乳冰淇淋,豆味超濃!ハオハオチー!出境後本來想在免稅店狠下心買個Gucci墨鏡的,不過看看皮夾,還是決定留一點殘額,年年有餘一下好惹。等上機的時候,一個來自日本觀光局,中文流暢而且長得像老了的ともさかりえ的阿姨來找我做問卷,問到參觀了哪些地方的時候我劈頭就說「靖國神社」「靖国神社!?渋いね~」噴吃,參觀靖國神社很酷嗎?
機上看了Green lantern真他媽難看,果然很適合醞釀回台灣的低落心情,降落前看到一片灰灰濛濛隨時準備滴水的天空更是想哭哭,記得第一次去日本,回台灣時迎接我的也是這種該死的天氣。
回到台灣後,無時無刻不想起東京一切人事物,不論是東鄉神社的可愛巫女還是鳥辰的親切老闆娘,觸及天空的新宿都廳或者上野路邊一座地藏石像,原宿清晨的烏鴉啼叫以及歌舞伎町巷子裡的發春男女,一切都是如此令人懷念呀。到底甚麼時候可以回到這塊不可思議的國土呢,嗚呼!

1 則留言:

  1. 感謝分享
    Thanks for sharing

    ++++++必讀的文章++++++
    ★★★沉默共業的代價★★★
    http://drmichaelfu.blogspot.com/

    回覆刪除

說話阿!不要偷偷看,這樣很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