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2月9日 星期二

看戲有感:一身独立して一国独立する事

最近半年看了好多關於幕末和明治維新的戲。篤姬、仁者俠醫、坂上之雲、還有龍馬傳。

小時候和大多數漫畫迷一樣,因為神劍闖江湖而開啟了對幕末歷史的興趣。以前,迷的是在揮舞著劍的人斬、劍客、新選組,是天誅和討賊的末代武士浪漫譚。但是現在,對那段歷史的著迷,卻著注在,隨著巨變的時代,人內心的革命。

幕末到明治是日本兩千年以來最大的變局,在那些戲劇中,每個人都在絞盡腦汁思索著國家的未來。同時,也思索著自己在這個時代的定位。他們既要有旺盛的熱情與好奇心、勇於建構對新國家的想像、但是同時又必須保持理性的判斷力、清楚的知道自己是誰,看清自己的天命。

幾乎每部戲的主角,在投入變局的過程中,都同時展開了一段自我追尋的過程,必須經過恐懼、認識與決斷,最後才成為一個獨當一面的人,並且扛起了這個時代。我想,那就是福澤諭吉說的:「一身独立して一国独立する事 ,個人的獨立即國家的獨立」。

這樣的內心過程實在太撼動人。因為我也迫切的想知道,怎樣才算一個獨立的人?

隨著這幾年遇見的許多事,我開始體認到自己在這世上是個不獨立的個體,並且希望改變。我其實是個情感過剩的人。基於這個天性,我容易偏激,容易濫情,容易被情緒左右,容易被人影響。於是,我漸漸查覺自己在這世上是個不獨立的個體。縱然那是我的天性,但是當我處於「受制」的狀態,「我」便不屬於「我自己」了。

當我終於能夠旁觀本我的弱點以後,我也開始學著脫離本我去思考,抉擇。我對一些事情開始產生不同的態度,但是我知道那不夠,因為在更多時候,我並沒有超越自己的情感,我只是封鎖它而已。於是我的冷靜並非真的不偏激,而只是不表態。我的情感並非真的不被人擺佈,而只是被動的防備。但是這種壓抑一點都控制不了情感的暗潮洶湧,這點從我看日劇居然會哭哭就知道,我心裡那道牆根本處處是縫隙。所以,我會有去年那些時候的崩壞。

怎麼樣在澎湃的情感和理智的決斷中得到平衡?怎麼在各種衝擊中找到自己該堅持的價值?無論大小事,怎麼無悔於自己所下的每個判斷?我希望在我有生之年,能學會這些。我相信每個人都需要追尋這樣的獨立。

相較於篤姬、坂本龍馬、吉田松陰、秋山真之......戲劇裡同時也是歷史上那些年紀輕輕便撐起時代之人,我的啟蒙實在來的太遲。但這是我這有生之年一定要弄清楚的事。

這不是勵志,這是立命。

1 則留言:

  1. 在返回台灣的路上,在英國機場的Lounge裡給你拍拍手

    回覆刪除

說話阿!不要偷偷看,這樣很猴。